全国总决赛复赛高中组考题:

查看全部

导师:

学校:

奖项:

遇见

无生无名,异质共生。                   ——题记 千百象你我,于春秋翻覆中,不断初缝。 云气嘘青壁、江声走白沙。天地混沌,神异弥散,你我无生无名,相逢于原始蛮荒。 你我是屈子逢山鬼,吟哦:“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薛荔兮带女罗。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幽冥冥兮羌昼晦,东风漂兮神灵雨……风飒飒兮木萧萧,思公子兮徒离忧。” 是了,白袍宽袖远古的风骨,涉江而来,接神灵呢喃,通众生喁喁。与世间相逢,正山间紫岚,天道浑然。纵浩荡灵修不察,仍可“折芳馨兮遗所思。”遇见你,遇见我,遇见冥冥幽玄,遇见自我,屈子行咏,且问且歌。 你我是苏格拉底逢泰阿泰德,请问:“如何得知当下我们是在梦中,还是醒着?”泰阿泰德是你我惶惶面目:“两者之间的相似性是极不寻常的。” 是了,早熟的希腊民族习惯追问,洞察人间拙劣编织的谎言,于这大梦中奔走呼啸,在日神精神与酒神精神中挣扎奔突,在希腊的浪涌潮汐间,逢着你,逢我,逢着天道人伦,逢着自我,哲人自苦,要寻一个出口。 诗歌黑暗,诗人盲目。红尘热闹,苍生迷狂,你我已知未知,相逢于现世困境。 如黑塞笔下的哈里一般,带着圣徒式的孤独,受内心异质性的自我驱动,诘问着世间的常识,遭到不可名状的痛苦袭击,成为爱伦坡所言的人群中的人,彼德莱尔一般的城市拾荒者。 你我在此番境况下遇见,众生皆是耶茨手中萨莉的眉目,迷惘而痛欢,生命的亮点异质性突起,与一地鸡毛的现实摩擦。 是了,在务虚无实:出世入世挂碍之中,诘问着彼此,质疑着生活,寻觅着这困境与悖论的出口。如千百年前的你我初逢一般,各自披沥血肉,一直在路上,长久地受着哲学这味乡愁的侵袭,向着心中蓝花,奔突一个谜底。 这是一个逆全球化的时代,民粹主义与本土主义辖下的世界,人们也正受着文明崩坏还是进阶的焦虑困扰,精神的诗意与肉身的俗务交战。物欲横流,欲觅清静,又舍不得这光怪陆离,顶绚烂顶盛大的人间;这百鬼夜行,灯红酒绿的幻梦;这冷暖悲欢,同等央落的世界。 此刻遇见你我惶急一张面,似有答案呼之欲出,下一个路口再见,是不是谜底呢? 醍醐花见,无相万象。以雪代马,渡我过水。你我异质共生,相逢于彼此觉解。 生命的辛劳既已如此,虚无与真实的界限微小而无法弥合;灵肉之间,精神与物质之间的矛盾必然想随一生。路在何方?你在何处? 是了,纵春秋翻覆,我心如一,你我异质共生,亦同觉解。 京都,醍醐寺,盛放八重樱。天风清冷,晨光朗润,漫山樱花如锦,寡素,而热烈。有花瓣半透明,落入多少个年月之前,天皇的杯中。天皇正泛舟自得,心极欢喜,这一瓣娇柔的,冷白的花瓣忽地落在他酒杯之中,天皇怔愣,“顿生花情。”于是天地柔和,万物枯云,佗寂美学有了宗,你我皆悟。 最是难得醍醐味,苍生有时自芳菲。 而一指一马,芥子须弥之争中,亦有福柯拔云见日,于知识遮掩下的权力,符号统治下的政治,文字的分廷游戏之上,许你我一个“异托邦”的出口。其实你我,早已知晓这个存在于现实社会中,属性与性质却全然不同的异托邦运转的秘密,不过是为了印证的欢愉,不过是阅读与思考,不过是永不丧失质疑的勇气。 你我在那里相遇,亦是多少次心照的笑意。而最后这个会众生迷惘的灵肉之悖,也早已在数不清的相遇之中,悄然化解。我愿意相信灵魂如《黄金罗盘》中锁构思的那样,化作仅彼次可视的异性小精灵,与我相伴一生。只是要与它相遇,要与你相见,还要永恒燃烧这赤子般的热诚,狂恋这微微温热的人间,拥抱那断头流血的太阳,燃烧晃动的太阳,坐满整个天空的太阳! 至此,这千万次相遇,才有了意义,才有了其本核的,灿烈的内里。 生命的价值,不过是在与你的不断初逢之中化就,你是太阳是星辰是如焚白昼是孤寂黑夜,你是山鬼是泰阿泰德是落樱是灵魂,你是为了对抗朽灭的焦虑感而存在的文明!你是你,你是我,你是万千,蒙昧原始意志。 惟愿你我,能再次初逢于大公的,柔性的永续的,天人共牧的境界之中。 惟愿你我,再遇见还能不失本色,憎恶这个世间到要跪下来亲吻他,永恒热烈,不朽燃烧。 再遇见,无生无名,异质共生。

全国总决赛高中组考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