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总决赛复赛高中组考题:

查看全部

导师:

学校:

奖项:

遇见

爱因斯坦在探究科学之实质时重申了几世纪前培根的信奉观点:“科学是可发为人类活动与价值服务的。”的确,可能将人类置于灭亡境地的“死亡山峰”的“小行星撞地球”与“冰川时代来临”,已可用“改变其运行轨迹后进行摧毁爆破”与“用反射原理利用太阳制止来临”的科学原理抗拒,而移聚其他星的可能更使科学家们认为霸主地位无可动摇。而文化随时间脉络迁移变得完善,直接让不少大家们有了终会遇见乌托邦时代的想法。 可当[科学销铄]核战争销铄其神秘感变得与世界亲密,文化不再只是综缃致韵而多了重冲突的危险,我们还会遇见那番理想世界吗? 从旧石器时代到工业革命,劳动力需求量大增。可因二战后机器人的出现,不少面临“失业”的人拼命挣扎竟有了号称日本第二大死因“过劳死”的到来。那之前,因新武器新科技的剥削奴役无一不是应邀而至。 若再只说说亚洲文化便也有高雅韵致如《吠陀》中“一切知,俱于黎明中醒”,也有“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直逃窜”的文化水平要求不高的打油诗系列,这一洁一俗一新一旧的文化间何尝缺少冲突矛盾? 人类学家伯格总结道:“历史长河中,这样的双重分歧的普及化可解释大多数的人类血腥屠杀。” 我们,是否正让自己的星球变得不适宜生存? 承认分歧的同时也得承认科学文明发展带来的进步性。为高尚付出的是大多数人,而是全民获益。人与生命世界中,技术生产力与通讯革命便是领先于前人的重要优势。在非生命世界中也有类似倾向。抗击“天花”便是很好的例子。 那么,在危险与潜力并存的今天,绝对化理想葆无睥睨的时代,何为主导以遇世界之婵姿? 曰:人性。 上世纪在棉兰老岛发现了独群而居的塔萨代人。他们使用的长刀方便割砍树枝,他们的食物总是平分。他们不知弓箭有何用处,因为那并不能使他们采集食物,也由于他们根本没有“邪恶”“半争”这类词语。而在同一时期另一岛上的芬图人,天生便是好战的猛士,斗争不断。 既然性本善与性本恶本身矛盾,我便更相信班都拉所言,团结与侵略不是人天性使然或不可变更的特性,而来源于社会环境。 可它又从何而来? 曰:创造文化。 数百年前王阳明以一代宗师的气概道出“心即理也”,在沿袭里孟学派的“尽心”与朱子的“理学”观念上创立心学,讲究“天人合一”,谁能否认这在历史中咀嚼出的新哲学未能带给之后斯宾诺莎毫无知情下背弃笛卡儿思想抛出一元沦“宇宙与上帝是同一实体”的思想以启发?康德,亦是站于亘古之上,白灯耿耿著下三大批判,提出与行动动机相秉合的“实践理性”,为世界之本质再添厚重一瓦。这纵观万物之哲,他们是先锋。 柳永从官场落第走向瓦肆钩栏,虽不情愿,可不也在市井间吟出“才子佳人,自是白衣卿相”,任凭“是处红蓑翠减,苒苒物化休”也要证明:人生在世,天地公心。人各其志,人各其才,人各其时,人各其功。只要其心不死,才得其用,时不我失,有功于民,就不算妄活。这也是为何历史雇了秦皇汉武,也记住了柳永:他开辟了一种机会性的时代。托尔斯泰在俄国秩序颠倒狼藉时,不顾贵族身份著下《安娜卡列尼娜》,从一位不忠却身世悲苦的妇女的眼中记下了整个时代,为后代作家立下路牌。这审美万物之文,他们是头领。 图灵,计算机之父,库伦,电磁学奠基者。这便捷万物文科学,他们是祖先;首部歌舞剧《快乐的少女》,凝重深沉不如狭更斯,美化万物之艺术,他们是丰碑;白岩松,实实在在解剖传媒,认为“传媒不需附和心情,而是解惑,然后发出真实的,不同的声音。”连接万物之媒体,他及众多关心大众的媒体,他及众多关心大众的媒体人,他们是领路人。 我们正从各种可能的方式获取权利以创造文化。可冲突依在,这样的创造好似“戴着镣铐跳舞”。而“自由需要道德且无须臾的必要。”创造一种向善爱美的制度才是最为关键。 好的制度并不冰冷。相反地,它能帮助人类寻找自由,发现美感,遇见理想。只要从心底里开出一朵好花,伊甸园与时代发展,不过同一道路的殊途同归。 追求即会遇见。而我们所面对的只有我们自己。手握着的皆为遇见之种种。

全国总决赛高中组考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