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总决赛复赛高中组考题:

查看全部

导师:

学校:

奖项:

遇见

亲爱的龙应台龙先生: 你好。 我第一次遇见你(当然不是真的遇见啦,我是指书中),你是一个孩童的母亲,你看着孩子一步步成长,按不住心中的惊讶与喜悦,在心中说着:“孩子,你慢慢来。”第一次,我好想当你笑下的安安,却感爱你那如春风般的温暖。 第二次遇见我,是《目送》中那个默默看着却又无可奈何的你。你看着父亲渐渐远去的背影,听着母亲重复问你“你是谁”时,作何感想?我不知道你的内心,但这里的你让我感触良多。面对一个人的外婆偷偷地抹眼泪,我无能为力。我第一次感受到人面对苍老时的无力,是那么的清晰而又彻痛。是你教会我,耐心地回答外婆重复了几遍的问题;是你教会我,细心倾听外婆的那些陈年旧事;是你教会我,当面对一个人走到人生边上的老人时,应该如何去尽一切努力让她更快乐些,就当是暖解心中的愧疚。 正处于青春期的我,第三次遇见你,就特别羡慕你与安德烈的母子关系。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人类,每个孩子都希望有自己的空间,可以自己作主,并能够得到父母的尊重。你与安德烈的信件展现了你的尊重,但你又是有原则的,坚决不让他触碰“性与药”,我想,这正是我最敬重你的地方。 最让我震撼的,就是第四次遇见你,二十多岁的你,在那个未解严的台湾燃起了星星野火,刮起了一阵龙卷风。你的激情让我体内的热血在沸腾,在翻滚。可是,即使没有真遇见您,关于《野火集》,我有几点想请教您。 第一,关于公民素质。您说关键在于公民个人,这句我赞同。可是找到问题不难,该怎样解决问题?您当了几年文化局长,又做了部长,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善吗?在大陆乱扔垃圾照样扔垃圾,随地吐痰照样吐,我承认有点以偏概全,但大多数是这样。公民权利意识淡泊,有多少人购物后主动索要发票,即使在小卖部?提高公民素质,简简单单一句话,却很难实现。我认为,可以让明星作榜样。因为劳模等人其实号召力不高,但明星粉丝数以万计,足以担当“楷模”重任。可惜,现在明星素质整体偏低,作为公众人物的他们,是否可以在举手投足间作好大众的榜样呢? 第二,关于教育。您说不该采取发“抱着走”的态度,虽然我们现在在还不至于沦落的“幼稚园大学”这种程度,但可以堪称“填鸭式”教育。坦白说,高中化学我就进过一次实验式,连器皿都没碰几次。这是与教育制度有关,虽说有这些弊病,但我觉得它不失公平。现在有句流利话“不怕富二代、官二代比你富,就怕他们比你还努力。”我想,没有这种考试,贫富差距会更悬殊,最终失衡而愈发不可收拾。 第三,关于外来事物。您说,“不管外国有没有这些问题,我们要解决自己的。”面对舶来品,一些人极不理智。排外的人砸本田、砸苹果,自以为爱国。崇洋的人甚至去外国买马桶盖,回来一看“中国制造”,闹了个大笑话。这些片面的情况仍然可以折射出一个严肃的问题:质量。尽管不仅仅是这样一个因素,但我们仍然缺少一种“工匠精神”。所谓精益求精,想必就是这个道理。可是这种精神如何渗透到各个方面,又是一个问题。就拿韩国片子《太阳的后羿》来说,为什么这么火?背后是整个团队的协作。男女两名编剧,男的负责社会戏,女的负责情感戏,这样人物便更加丰满了。我们的影视界何时能这样呢? 尽管大陆与台湾的问题不尽相同,但互相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在此叨扰了。 上一次遇见你,是当文化部长时。那时我便在想,还有不被权力污染的人吗?权力是把双刃剑,任何人都抵不住它的诱惑,只有坚持原则,知道适可而止的,才是真正的英雄。在你当局长时,果敢,虽然成效不显著,但至少你做了你想要的,不违本心,这才是我认识的龙应台。 有人说你越写越小,不复当年《野火集》中的龙应以。其实我觉得,真正的作家只要“我手写我心”,那也就足够了。 最后祝龙奶奶身体健康,永远是我当初遇见的那位走感性与理性之间的龙应台。 你的仰慕者 ***

全国总决赛高中组考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