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总决赛复赛高中组考题:

查看全部

导师:

学校:

奖项:

遇见

小迎在烈日之下仰头凝视着陆个首都最好的中学大门上的校徽,细密的汗珠顺着太阳穴滚落下来,有些痒。 一年之前她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离开家乡来到这里,这所学校巨大的光环吸引着她,让她茶饭不思废寝忘食地准备着入学考试。所以她来了,她觉得自己很幸运。然而此时此刻,也许是阳光太过刺眼,迷蒙之中她竟落下泪来。她记得第一天踏入校门时举目无亲的恐慌早已过去了,可是却隐隐觉得那种感觉仍没有过去,而是酸酸地哽在心喉之间,有如一根鱼刺。 “也许我并不属于这里。”她不只一次想过。 首都各校的效应让无数父母曾经的朋友酸溜溜地对她说:“小迎,听说你们那里考进A大易如反掌吧。”“你本来成绩就不差,随便考考也能进C大啊。”“小迎……” 小迎尽量扯动脸上的肌肉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背上冒着冷汗。 她知道自己已经不止一次的迷茫无助过,她也想地向父母抱怨和倾诉,可最终她把话咽了下去。她知道自己已不再与从前的自己一样了,因为弗洛斯特笔下的金色树林,对她来说已不再有两条道路。即使人迹罕至,她眼中的路也只剩下一条,人迹罕至却落叶缤纷。 所以她把一捆一捆她所热爱的小说和居作塞进了储藏室,卖掉了她喜欢的钢琴,抛弃了陪伴她十年的舞蹈,送走了她最宝贝的画架。她知道想要坐前排就要变得强大,一些青春的张狂与悸动也被她悄悄收起。她如愿以偿地名列前茅,可是她依旧觉得迷惘而无措。她不羞于承认自己的功利,因为在到目的就是她的座右铭。当然她怀疑过自己,也许冥冥之中她也厌恶现在的自己,害怕与从前的自己相遇。 于是她头也不回地在那条路上往前走去,纷纷扬扬的落叶一点点积起来,挡住了她的脚印。有时她也会路地一片樱桃园,但她依旧从未停留。 她害怕回头。 所以说命运真的是很神奇的事情。那天她是到父亲的书记找本什么书的,是什么书她也不记得,只知道自己找得很执着,连父亲年轻时候的日记本也找了出来。她偷偷地翻开这本父亲当村支书时的日记。那时候父亲的了还没那么草,文字也透着青春的恣意。有好多时他都是以抄情歌情诗来代替日记的,她不禁笑了起来。 然而自己凝视着前桌男孩脊背的目光也被她收起来了呵。 最可怕的还是小迎摸出了父亲抽屉里自己初中时那本日记的时候。简直是无国无际的后悔啊,就该早早地把戏本东西扔掉;她顶着能红发烫的脸皱着眉提着日记的一角跑到有门口的大垃圾筒前就要往里扔,可是那日记本上的小熊正用一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她,一下让她有点犹豫了。她瞅瞅四处无人,躲到角落里翻阅起来。 读者本日记的选择是错的,因为当她翻开它的那一刹那就像掉进了一个时人隧道,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看到一个又一个从前的自己与现在的自己相遇,她手足无措却越走越深,一直走到与灵魂充满弹性的皮肤相碰。 她遇见了那时候的自己,可以翘了晚自习去练舞再拖着酸痛的双腿抱着作业啃到深夜,可以不顾老师的警告以三寸不烂之舌说服父母在期中考试的前一天参加艺术节的独舞竞赛,可以咬紧牙关在韧带拉到极致时对自己重复那句已被抄了百十遍的哈佛校训“享受痛苦吧,那是活人的专利”,可以不顾一切地在日记本上写下那些矫情的文字。小迎平静地一页一页翻看着。那纸张还未泛黄,轻轻用力便留下了浅浅的指甲印。 她一直在向前走,因为不想回头。因为不想回头,所以她加快了自己的步伐,更用力地向前走去。什么时候磕破了膝盖她不知道,飘扬的发丝阻挡了她的视线她不知道。 她遇见的仅仅是两年之前的自己啊,即使在那时也不是眼神晶亮单纯而稚气未脱的小孩了,却依然让她觉得无地自容。她曾经感叹奇妙的命运能使柏拉图与苏格拉底相遇,能使诗仙与诗圣相遇,感叹这些神奇的遇见为人类点亮的那些能让她与一个又一个曾经的自己安排的遇见,让她终于停下了脚步回头而望。她仍不会忘记自己勇敢地向前走的使命,但她学会了珍视路过的那一个个用栅栏围起的樱桃园。虽然她开始留恋起生命当中的某些看似没有意义的时刻,她的步伐却更加坚定而有力。她的微笑来自心灵,远比扯动脸上的肌肉而成的笑容美丽得多了。 她迈着藏族舞的跳步买回了一本崭新的日记,在封面上工工整整的与下那句她过目不忘的话: “情之所至,笔亦随之。” 是了,在第一页,她就要把今天发生的一切写下来,留给成年后的自己好好地看。 她不害往前走着,却不再害怕回头。 也许她还在期待着与两年后的自己再来一场跨越时空的遇见吧。

全国总决赛高中组考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