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总决赛复赛高中组考题:

查看全部

导师:

学校:

奖项:

遇见

我一直以为,每个人的家中,都有那样一位沉默如山的父亲。 他不苟言笑,浓密的眉毛总是微微皱在一起。喝酒时仿佛千杯不醉,十八年的老烟枪牙齿泛黑。工作繁忙,我未醒时他已离开,我入睡时他才回来。从不讲大道理,只是冷漠地盯着你,每每这时我都胆战心惊。 所以我从不懂我母亲。如果说父亲是暗沉的乌云,那母亲就是雨后的彩虹。教了二十年的语文,母亲身上有浓浓的书卷气。即使日复一日操劳于家务,也总是微微笑着,站在将近一百四十斤的父亲身后,几乎完全隐住身形。怎么看,他们都不像一对夫妻——起码在我眼中。 那天父亲上班前嘱托母亲整理家中最老的书柜,我便决定帮帮母亲。两个人整理了将近半天终于能有片刻休息。我回房间,意外看见她正翻看一本刚从书柜中捡出的毕业纪念册,食指轻轻敲着一处,然后许久都没有动作。 那是什么?我悄悄走到母亲身后探头看着。可相距稍远,只看得出是个长发的年轻男人,穿着白衬衫靠在桥栏上。 “妈?你看谁呢?” 我玩心大起,忽然出声,果然母亲被吓着了,嗔怪地回头看我一眼,略带得意说:“看,帅不帅?你猜这是谁?” 难道是母亲的初恋?既然是母亲学校的毕业纪念册,没准还真是。我又凑近看那男人,勉强称得上英俊,眉眼间傲气十足,长发过肩,睨着镜头;特别是眉毛,几乎是和眼睛压在了一起,模糊的相片上差点分不清……有点眼熟。 “这是你爸。” 我愕然。仔细一看,真是越看越像。可又难以置信。父亲是胖了有两倍多么?不。不是身材的问题。父亲和相片上这个男人,除了五官,几乎没有半点相似。父亲太平庸了。 “怎么会呢?我爸哪是这样的?” 母亲轻轻笑了,说实话那种梦幻如少女的表情,出现在她脸上并不协调。可她仍是用那样温柔的眼神开始讲述。 “有一天我去文学社,看到一首很美的诗,回头看诗的作者,然后就看到你爸的名字。哦,原来他就是那个文学社社长啊。然后,我就记住了他。” 母亲的声音慢下来,午后的阳光照得窗帘温暖到发光,空气中是木书柜奇特的香味。 “再后来啊,我就遇见你爸爸了。那天我在学校的大香樟树下看书,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走到我面前,弯腰看了看书脊。那天我看的是《瓦尔登湖》,然后,你知道你爸干什么了吗?” 母亲语调上扬,快乐的像个小女孩在炫耀糖果:“你爸就在我面前开始背《瓦尔登湖》的第一段!然后,他坐在我身边,背完了整整一面。背完后你爸看着我说,你真漂亮。” 我愣住,一种奇妙的感情开始在我胸口发胀。那个浪漫不羁的青年,和我黝黑敦厚的父亲,真的是一个人么? “大学毕业后,我和你爸爸结婚了。你不知道你爸多有才,他就是那个写诗让我记住的文学社社长!这是多开心的一件事,闺女,你以后应该就能体会到了。” 母亲合上册子,放回书柜,双手抱膝,闭上眼睛,才开口继续。 “你爸爸想考研,他最喜欢念书了。可就在复习应考的时候,我有了你。” 我说不出话来,喉咙发干。 “你爸爸为了你,放弃了求学深造,我知道你爸爸想当作家,可是那时候的稿费太低了,根本不够养家糊口。我们太穷了,真是太穷了,我一个人的工资撑不起这个家,你爸爸没办法啊,然后报考了公务员……” “参加公务员考试前那天晚上,你爸爸把以前发表的那些文章全部收起来,塞进了箱子里上了锁,然后又像林黛玉一样,烧了整整三沓稿纸。他弯腰朝火堆里一张张扔着,不停掉眼泪。我没见过哪个男人哭得比你爸那时还伤心,他烧的是尚未完稿的一篇小说。可也没法子再做什么,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后来,你爸慢慢就成现在这样了。我知道你不喜欢你爸爸,可你记不记得,家里的书,好多都是你爸爸买的?以后别老怪你爸不陪你玩,他真的很不容易了。” “好了,爸爸晚上会早点回来,我们赶紧去收拾家里吧。”母亲起身走了,哼着小调。 我没有动,仍是坐在那里。我仿佛看见,那个苍白的长发男人,走到我面前,笨拙地微笑着。他的长发被剃成了板寸,身材一点点发胖,皮肤逐渐变黑,从一个漂亮的文学青年,变成一个平庸的中年大叔。可他还是那样,微笑着看我…… 我想,如果没有那个午后,我永远不会知晓,被生活打磨光滑的父母,曾有如此浪漫的相遇。 而我,也无法遇见那个二十来岁的,风花雪月的,温柔如山的父亲。

全国总决赛高中组考题:
×